PforPhoebe

假温存 (一)

- 不知道会是HE还是BE,写得不好大家多包涵

- 我没有谈过特别甜蜜的恋爱…… 所以也不知道怎么把他俩的关系写得又甜又幽默


       吴织亚切大忽悠躺在床上,懊恼地把手机往床头柜上一扔,闭上眼睛,试图为自己提出分手找一个强有力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他的男友是一位不姓王的老王同学,两个人交往已有五个多月了。忽悠想分手,原因是这段感情单薄且没有未来。他俩的这一段儿是老王起的头。老王在温哥华的凌晨四点看他直播,和他匹配到一局,主动跟他讲话,要自己的联系方式。忽悠一开始就觉察出来,老王跟其他gay里gay气的男粉不太一样。 他也太讨人喜欢,太温柔了,那天晚上下播以后,忽悠对自己说道。他对待自己的方式,怎么说呢,太私人了。即使搬出节目效果这个理由,他对自己也实在腻得过分。说是机缘巧合也好,说是处心积虑也罢,他的这场设计现在看来透着一丝微妙的讨好。忽悠心里当然是十分受用,这些东西在当时的自己看来,是实打实对自己的直播风格甚至是人格魅力的肯定——喏,有人为了和我一把游戏熬夜到4AM。

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可以说是水到渠成。他们每天在微信上交换骚话、废话、鸡毛蒜皮屁大点小事。因为两个人确实没有和同性交往的经验,四个月过去了依然没人捅破这层窗户纸。后来老王回国参加一个亲戚的婚礼(事后想想忽悠怀疑这是他那次回国的次次次要目的),在济南转高铁回青岛,要在济南逗留两天。两人打算趁这次机会面一下基,老王住到忽悠家,让忽悠尽一下地主之谊也是非常自然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忽悠记得很清楚,那天下午两点零五分高铁到了济南西站,自己开车接上老王,吃饭,回家休息。晚上搞了个返场。忽悠直截了当地告诉了大家,老王来济南和自己面基了,现在就在自己家。直播间里的忘忧女孩几乎要当场去世。忽悠当天收了好多小电视和节奏风暴,一个个ID走向露骨和隐晦的两个极端,箭头直指忘忧二字。忽悠一边读ID一边绷不住笑地看老王,老王也无奈地摇头,用唇语对忽悠说“他们开心就好”。十一点半乖乖下播,忽悠努力无视了弹幕里的“做好安全措施”“针尖对麦芒”等等色情明示。忽悠自己先去洗了澡,又趁着老王洗澡的时候帮他把客房的床铺收拾妥帖了,安安心心上了床。本来两个“网恋奔现”的家伙今天可以彻夜不眠聊个通宵,可是考虑到老王刚坐了十来个小时的飞机和两个小时的高铁,忽悠决定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后半夜不知几点,一束月光干干净净打在忽悠的眼皮上,微弱的刺激让青年略带恼怒地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那个人线条分明的手臂搭在自己腰上。

       那个人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了自己被窝里。

       那个人只穿了一条四角内裤。

       忽悠回过头看着老王,再清醒不过。他想叫醒老王,想推开他近乎全裸的身体。他想问,这算什么?Gay我gay到底?你真的石乐志吧?

       老王的眼睫毛微微颤动。他睁开眼,看到盯着自己的忽悠,困难地咕哝出一句话:“先睡吧。明天说。”说完又阖上了眼皮。老王的喉结在皮肤下轻轻滑动,好像缄默中一个正式的句号。

       忽悠生气了。他不喜欢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就半裸着和自己同床共枕,即使是和自己聊得太投缘的老王。再者,他睡眠很浅,一被吵醒就很难再入睡。

       他继续盯着老王,带着更多错愕和恼怒。可是这家伙好像真的又睡过去了,无事发生过一样。他也没有气到要当场叫醒老王,让他给自己个彻底交代的地步。他只是觉得,就这么妥协,实在是窝囊得紧。

       老王的胳膊还是绕在忽悠腰上,两人变成了面对面的姿势。 忽悠的恼怒慢慢钝化为无奈。睡意在最后侵蚀了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忽悠最后一个清醒的念头是,这个男人的下巴涡儿怎么越看越流氓气。

 

TBC


只是我自己吗…… 为什么我觉得康纳很像老王

两个小想法

1.)忽悠被gay得措手不及,大喊“狗贼我一刀杀了你”的时候,跟我跟前男友热恋时一模一样。我和忽悠都属于没太有安全感的人,而且看样子,忽悠和以前的我一样不太会抑制这种情绪……
2.)他们互相泡来泡去,各种套路对方,到后来会不会是在掩饰什么啊?用程式化的幽默感隐藏真心?
(hint hint: 感觉写文可用,他们套路到最后一方受不了了要招供,很可能是忽悠)